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散文 > 正文
一双布鞋扯出女贼 涕泪横流声称后悔
时间:2016-03-10 20:59:48    来源:    作者:涂玉龙 蒋成龙    

        中国通讯社山东讯(特约记者 涂玉龙  通讯员 蒋成龙)一场秒杀众人的倒春寒,可疑的红衣女子却脚踏 单鞋。“我们推断,这女子应该在室内工作。”经 验丰富的办案民警,根据分析和不懈追踪。果然扯 出了一时被贪念蒙蔽心智,盗窃了小鸟电动车专卖 店1万多元的沂南女子刘某。
       慌张的年轻女子引起了老板娘注意
       3月7日下午5时30分左右,临沂市兰山区半程镇某电动车专 卖店的老板娘杜某,忙里忙外的一边招呼客人,一 边给店外不远处的丈夫打下手。此时杜某和丈夫都 没注意店里有名红衣女子已经百无聊赖的自己看了 好几分钟的电动车,并大声喊老板买车。忙于应酬客人的夫妻俩也没太在意。
       在一位顾客挑好电动车后,在丈夫的要求下,杜某决定返回屋里帮他拿个电 瓶。却见红衣女子慌慌张张迎面从店里走出来。“ 那种电动车多少钱。”红衣女子随手指着店外一款 电动三轮问。“你喜欢玫红色还是红色?”杜某对 待客户总是很认真。可红衣女子看起来并不想多讲 ,没有马上接话。“这样的电动车有3000多、4000 多还有5000多的。”杜某当时有些疑惑却没觉得有 什么不妥,这样不诚心买货随便打听的顾客也是有 的。
        “行,我明天跟我对象来看看买一辆。”说完这 句话,红衣女子慌慌张张走向了不远处的电动车, 向南骑去了。
        “我的包还在店里。”杜某的心突然慌了一下 ,觉得有些不妥。“我赶紧去店里瞧瞧,拉开包之 后,一下就发现里面的一万多块钱不见了!”杜某 匆匆忙忙的询问丈夫有没有拿走包里的钱,得到否 定的答案后,杜某赶紧跑出店外,南面已经没有红 衣女子的影子了。
        随后杜某与丈夫翻看了店里的监控录像,发现钱果然是被红衣女子拿走的。可茫茫人海,到哪能 找到这名红衣女子呢?杜某与丈夫来到临沂市公安 局兰山分局半程镇派出所报警,然后开始忐忑不安 的等待警方传来的消息。
         一双布鞋让可疑女子露出破绽
        办案民警赵涛,在现场仔细查看着红衣女子进出 专卖店的录像。
        “由于录像是室外的,对室内情况并不能十分清 晰的判断,不过红衣女子确实有动包的动作,因此 我们确定杜女子反映的情况属实。”杜涛说,经过 反反复复的查看监控录像,细心的在场民警发现春 寒料峭,可红衣女子居然穿了一双黑色的单鞋。
        “她的上衣是帽衫比较厚,如果在室外工作,这 么早穿单鞋是受不了的。”赵涛分析说,根据这一 线索,和周边所有监控录像的查看结果,基本确定 了该女子的行动路线。并抓拍到了该女子较明显的 面部特征图片。
        “我们发现这名女子在去电动车专卖店的路上, 还去了手机大卖场。”半程派出所副所长石登超说,  民警们希望能在手机卖场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但令民警们失望的是,红衣女子进店询问小米 手机如何换屏时,小米手机的售后服务人员已经下 班了。该女子只是拿走了小米售后服务人员的联系 方式,并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赵涛只得放弃这条线索,试着沿路追踪该女子 离开专卖店时的行动路线。“我们追踪到了半程镇 九州超市附近,线索中断了。”赵涛说,随后民警 们拿着可以女子的面部特征图走访调查。
        “在半程镇超市一层卖乳制品的专柜,我们 发现了可疑女子的踪迹。”赵涛回忆说,民警们将 该女子带回派出所询问,随后在该女子家的衣柜中 找到了被盗现金。
        流泪不止,声称后悔
        3月9日下午2时许,记者在半程派出所见到了 红衣女子刘某。
        87年出生的刘某目前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在谈话期间刘某始终按着肚子,“我的胃原来不大 好,后来因为吃中药又吃坏了肝和肾。”刘某说, 她母亲告诉她医生看好了病要感谢,实在治不好也 不容易,不要去找人家的麻烦。因此她不但胃病更 重了,还伤了肾脏和肝脏,去医院看过,医院也没 有更好的办法。
        “我家老大在上幼儿园,小的还要吃奶粉。”刘 某涕不成声,她说这些年她都没上班在家照顾孩子 ,全家只靠丈夫摆摊卖鞋的收入,生活十分拮据。
        “老大上幼儿园,一年要花7000多块钱,我们还 有两边的老人需要照顾。”刘某说,由于丈夫只有 一个已经出嫁的姐姐,60岁出头的公公目前又不工 作,公婆的花销全需要她与丈夫照顾,所以每个月 的生活很紧张。
        刘某说,7日那天她根本没想拿店主的钱,是刚 找到了工作,想买辆电动车接送孩子上幼儿园。因 为店主一直不在屋里,她看到了店主放在桌子旁边 的背包,一下子起了贪念。
        “我把钱拿出来就后悔了。”刘某的眼泪流的更 加汹涌了,“本来想放回去,但是从玻璃看到店主 已经往回走了,所以我就赶紧出门了。”刘某说, 她拿钱的事没敢跟任何人说,拿到的钱,其中400 元给孩子买了衣服,还有1900元交给了按摩店,想 护理一下伤过的肾脏。
        “我很后悔,以后再不会做这种事了。”刘某哭 着说,老公一直在埋怨他不该拿别人的钱,简直是 没事找事。
        目前,刘某的家人已经把刘某花费的现金补齐,被盗现金也返还受害人,但等待刘某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值班总编 张珺  责任编辑 张静伟

Q7W中国通讯社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教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