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资讯 > 正文
践行好“老西藏精神”是我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记18军藏族女战士娜喜
时间:2020-03-15 13:53:41    来源:    作者:    

     中国通讯社  娜喜:当一首《我和我的祖国》响彻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时候,我在想,我将以怎样的情感向祖国母亲70华诞倾述热爱?14岁参军,至今整整70年,党和新中国为我铺就了一条开满鲜花的成长之路,我见证了祖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西藏和平解放、民主改革、现代化建设,一路走来,各族干部群众团结一致、迎难而上,创造了西藏短短几十年跨越上千年的人间奇迹。在进军途中以及之后破山修路、开荒生产、平叛和民主改革、自卫反击战、建设新西藏的岁月里,十八军进藏部队的军人和老一代进藏工作的人们,艰苦奋斗、吃苦耐劳、无私奉献,奠基了“老西藏精神”。随着时代发展,“老西藏精神”与时俱进,成为一座精神丰碑。今天,我想我以一名老兵的身份继续践行和发扬“老西藏精神”是我和我的战友们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JTk中国通讯社



    初秋,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走进老人的院子,追寻党在西藏的初心,感悟“老西藏精神”的新时代内涵。


    ——题记
 
 
 
我是一个来自贫苦家庭的兵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欣欣向荣的新西藏,更没有我的今天。”一落座,老人便深情地解读起自己的生活。
 
 
 
    老人出生在四川巴塘。14岁,在今天,“花季少女”、“快乐成长”等等,应该是其生活描述的关键词,而对娜喜而言,14岁是她人生的分水岭。贫穷破败的家和母亲整日的愁容是留给她童年最深的记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她去了当地的教会孤儿院,以为在那里可以衣食无忧。然而,在这座神秘的院落里依然是暗无天日、皮肉受苦,完不成当日布置的任务,不但吃不饱饭,还要挨打受骂。“短短几天下来,便感觉是度日如年”,老人回忆说。“孤儿院充满了恐惧,但也正是在这个让我痛恨的地方开始了我的新生,坚定了我必须跟队伍走的信念。”
 
 
    1949年,中国革命取得了胜利,全国除西藏和台湾外,都获得了解放。为了使西藏人民获得解放,回到祖国大家庭中来,共同发展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事业, 1950年初春,十八军来到了巴塘。一支解放军部队就驻扎在孤儿院附近,后来知道那是157团的宣传队。
 
 
    平时,孤儿院的孩子们要在附近种菜、放牛割草,看到孩子们饥肠辘辘,战士们便招呼他们一起吃饭,并教他们识字、唱歌。
 
 
    “解放军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老人情不自禁地哼唱起这首当时吃饭、睡觉都想唱得歌!
 
 
    当时,解放军动员她们参军,她有点担心:会不会嫌弃自己太过瘦小而不要?就偷偷跑回家和家人商量,思想开明的舅舅热切地鼓励她和弟弟姐姐去参军,作为东藏民青成员的哥哥也恰巧来信,说:“解放军要是过来了,就让弟弟妹妹们跟着解放军参军去,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在家人的支持下,娜喜和弟弟姐姐成了18军53师157团宣传队的新战士。“一听说被录取了,那个高兴劲儿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老人爽朗的笑声里透着不尽的喜悦。
 
 
    1950年10月中旬,157团团部组织去位于金沙江西边的尕托镇(即现在的昌都芒康县)演出,慰问各兵站的指战员、藏军九代本官兵、农牧民群众等。当时,宣传队抽了新参军不久的娜喜、扎西、娜喜的弟弟降边嘉措、卓玛、冬秀等组成慰问演出队,前去执行演出任务。
 
 
    从巴塘出发的第二天,到了一个叫“邦顶”的村子,女房东问他们:“你这么小,家里没有父母吗? 为什么要当兵?要和这些汉人在一起吃苦?”娜喜对女房东说:“这些解放军就像我们的父母,对我们很好,我不觉得苦。”听完娜喜的话,女房东从怀里掏出三个鸡蛋塞给她,娜喜说:“解放军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谢谢你,鸡蛋我不能要。” 
 
 
    1951年3月,娜喜随157团同大部队一起进军西藏。7月,她调到了十八军政治部文工团。
 
 
    “是党和毛主席指导我走上了革命的路、幸福的路,过上了人间温暖的生活。”老人的幸福溢于言表。
 
 
    一路艰辛,一路砥砺
 
 
    西藏自古以来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进军西藏及经营西藏是我党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部队从海拔2000多米的巴塘进入西藏地区后,随着海拔的攀升,空气越来越稀薄,供给也越来越困难。同志们就以说快板、列队唱军歌等形式为战友们鼓劲打气。
 
 
    1951年10月,部队终于到达拉萨。“一路的艰辛和困难是说不完的,但同志们都没有退缩、害怕。演出没有服装、道具,我们就因陋就简、就地取材、自力更生,没吃没喝、自然条件恶劣,我们就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团结一致、克服困难、战胜困难。不幸的是,我的五位战友永远长眠于进藏路上,而我,活着、活的非常好,此刻,我正享受着党和国家的退休政策和各种的关怀、荣誉,我没有理由不好好工作、发挥好余生。”老人哽咽了,我们的采访不得不中断。
 
 
    彼时的拉萨形势极为复杂,美、英帝国主义虎视眈眈,上层一片混乱,百姓贫困潦倒。老人描述着当时的拉萨,“部队进驻拉萨后,噶厦反动政府妄想用饥饿逼走十八军。禁止藏民卖给十八军粮食和燃料。殊不知我们十八军什么苦都能吃,什么困难都能克服。是要真正解放百万农奴、把国旗插在喜马拉雅山上的!”老人回忆当年,依然豪情满怀。
 
 
    1951年11月,十八军开展了开荒生产自给自足活动。在谭冠三政委的亲自带领下,在当时的罗堆林卡(现七一农场)开荒生产。没有任何现代化设备,只有数量不多的铁锹、锄头和极少量的十字镐。“劳动是人闲工具不闲。没有工具的就用手刨,手上起血泡,血泡破后用毛巾一包继续劳动。有的同志手被感染实在不能挖的,就从地里捡小石头!”老人介绍说。
 
 
    艰辛的付出,丰收的意义绝不仅仅是收获颇多,更是一种激励和自信的展现。1952年8月,已调往日喀则文工队工作的娜喜收到弟弟的来信:“新农场获得大丰收:一棵白菜三四十斤,一个萝卜二三十斤,土豆最大的有一斤重,青稞每亩有四、五百斤……” “听到艰辛的付出有这么好的收成,在日喀则的我干得更加有劲了,积极性更高了!” 
迎接中央代表团:是宣传队又是工作队
 
 
    1956年4月,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在拉萨正式成立,这是西藏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22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在拉萨大礼堂隆重开幕。中央派来了国务院副总理陈毅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此外还有北京、新疆、四川等省的文艺团体也带来了精彩节目,表达了党中央、国务院和全国各族人民对筹备委员会成立的热烈祝贺,对西藏各族各界的亲切关怀。
 
 
    为庆祝筹备委员会的成立,中共西藏工委决定召开西藏第一届文艺会演。参加会演的文艺工作者于3月汇聚在拉萨。
 
 
    5月12日,陈毅副总理率领第一分团到达日喀则进行慰问,受到了十世班禅和日喀则各族各界万余人的热烈欢迎。日喀则文工队在班禅夏宫——德庆颇章院内进行了演出,表达了后藏人民对中央代表团的热烈欢迎。
 
 
    为了将中央代表团来藏慰问和筹委会成立的消息尽快传达到广大群众和各界人士中去,中共日喀则分工委决定,组建代表团,代表中央代表团,赴后藏各宗进行传达、宣传慰问演出。并指示:此次代表团既是宣传队又是工作队,走到哪里,除了宣传、演出外还要开展为群众治病、帮助群众收割等助民活动。同时,还要向民间艺人学习,收集歌舞素材。
 
 
    三个多月的宣传教育,后藏广大人民群众和大多数上层人士解除了对共产党、解放军、筹委会的误解和怀疑,有力地驳斥了少数分裂主义分子制造的谣言,为民主改革和建设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终生难忘的幸福
 
 
    在拉萨文艺会演和庆祝筹委会演出的基础上,组建西藏歌舞代表团,赴首都北京参加全国专业团体音乐舞蹈会演。娜喜也被选为代表团的一员。
 
 
    “在我的一生中,最难忘、最感幸福的是,1957年1月15日上午,毛主席、刘少奇委员长、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以及宋庆龄、陈毅、贺龙、邓小平、陈云、班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中南海亲切接见了出席全国专业团体音乐舞蹈会演的全体演职人员,并一起合影留念,西藏代表团被安排在前排中间的位置,与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靠的最近”,“毛主席走到我们前面与我们一一握手,并问:‘你们是西藏的同志吧?在北京习惯吗?’大家异口同声说‘习惯’。此情此景,让我终生难以忘怀,成为我做好各项工作的精神指引。”
 
 
    会演闭幕的第二天下午,国务院在北京饭店举行了国宴,又将西藏代表团安排在靠近出席国宴的中央领导的周围。宴会结束后,在茶话会上,娜喜有幸与周总理、朱总司令、贺龙元帅各跳了一支舞。老人兴奋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与周总理跳舞时,乐队奏的慢三,总理对我说‘走!我们给乐队说说! ’总理说:‘乐队同志们,今天都是文艺界的活跃分子,请多奏欢快的曲子好吗?’指挥当即改奏了采茶舞曲。总理高兴地说:‘这曲子很好。’总理和我很轻松地跳完了这首曲子后,说:‘你跳得不错,谢谢。’朱总司令与我跳舞时,问我:‘你是西藏人吗?’我说:‘在西藏工作,是巴塘人。’与贺龙元帅跳舞时元帅问道:‘你是西藏本地人吗?’我说:‘是四川巴塘藏族。’元帅兴致勃勃地说:‘长征时我去过巴塘,从东拢山望下去,巴塘县城像个盆地一样,你爬过东拢山吗?’我答:‘没有’。当时没有条件留下这美好的镜头。但这亲切而温暖的场景早已铭刻在心,激励了我一生,使我更加热爱伟大的党、热爱伟大的祖国。”
 
 
    会演结束后,娜喜留在中央民族学院学习。
 
 
    1959年4月的一天,娜喜和地质班的索朗达吉被通知去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家中接受采访。“斯特朗通过翻译对我说:‘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藏族朋友,也是我采访的第一个藏族朋友。我对西藏的报道将从你开始。’” 
 
 
    “斯特朗问:‘最近中国的报纸上经常报道西藏解放8年来的变化,请问自从共产党、解放军到西藏后,你们作为藏族,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我回答:‘我们和广大的藏族劳动人民一起,看了8年,比了8年,想了8年,在部队和机关工作了8年多,更进一步认识和亲身体会到:共产党好、解放军好、新社会好;农奴制不好、三大领主不好、旧社会不好。彻底废除这个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完全符合百万农奴的愿望和根本利益,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后来,斯特朗来西藏采访,娜喜做了她的陪同兼翻译。
 
 
    根据当时的情势,在中央民院学习的300名藏族学员提前毕业回西藏参加民主改革。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在中南海接见了中央民族学院、政法干校的全体师生员工并合影留念。老人拿出一张2米多长的黑白照片,“是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接见中央民族学院第一批藏族毕业生的合影照片,我一直珍藏着,‘文革’中怕遗失,将照片装在儿子的怀中,请保姆阿加妞嘎背着孩子带出去,有幸将过了半个世纪的这一珍贵的历史照片保存至今。”
 
 
    老骥伏枥   不忘初心
 
 
    1959年的秋天,西藏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运动。娜喜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伟大的变革之中,开始了社会主义新西藏的建设。
 
 
    “后面的日子全是幸福了,”老人爽朗的笑声和健壮的步伐让我们忘记了她84岁的高龄。“是党抚育我成长,是解放军这所革命的大学校锻炼了我,教育培养我从一个一无所知的小女孩,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国家干部,我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老得太快,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我想出一本集子——《花之路》,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后来人,我们是从开满鲜花的路上一路走来的,是党和祖国母亲给了我们这一代人幸福,是党和祖国让西藏阔步走在和谐幸福发展的康庄大路上。”
9月29日,老人作为老战士、老党员、老干部代表,参加了西藏自治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我这样的年纪还能获得如此的殊荣,作为一名参加过进军西藏、解放西藏、建设西藏的老战士无比自豪,我亲历了西藏的巨大的变化,现在的西藏正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亲切关怀和特殊关心下,践行着总书记关于治边稳藏的重要论述,经济文化繁荣、社会全面进步、生态环境良好、人民生活幸福,叫我怎能不继续奋斗!”  (孙娟  王燕供稿 摘选自《新西藏》
 
 
 

值班总编:郇咏   责任编辑:子予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