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评论精选 > 正文
舍小家、顾大家
——记青海省玉树州公安局特警支队民警祁麟
时间:2017-06-28 21:53:17    来源:中国通讯社    作者:保积来 吴攀    

   中国通讯社青海讯(记者 保积来 通讯员 吴攀)祁麟,藏族,1990年8月17日出生在青海玉树,2014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为玉树州公安局特警支队民警。祁麟同志自参加公安工作以来,认真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牢固树立全新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忠实地履行着一名公安民警的神圣职责。他时刻严于律己,谦虚谨慎,对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辛勤的耕耘,默默地奉献。 5xv中国通讯社

图为祁麟在执勤.jpg5xv中国通讯社

 5xv中国通讯社

图为祁麟在执勤中5xv中国通讯社

 5xv中国通讯社

2017年5月14日,根据玉树州公安局党委指示要求,玉树州公安局特警支队赴杂多昂赛乡巴沃卡进行为期一个多月的虫草采挖期维稳工作,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特警队员需驻扎在巴沃卡卡点,进行巡山工作及野外拉练,祁麟也在此次任务之中。
巴沃卡卡点地处杂多县与囊谦县交界处,海拔约4200米,处于群山包围中,荒无人烟,天气阴雨绵绵,条件极其艰苦,队员在此搭帐篷驻扎,需克服寒冷、潮湿、缺氧、等一系列困难。由于地处山区,没有手机信号,与家人的联系非常困难,考虑到队员及其家人的担忧,支队会组织队员们定时向家里报声平安,通常是每隔一个星期,组织人员前往三、四十公里之外的山顶,时间也仅仅半小时左右,且山顶处信号不是很好,打到一半突然中断的现象时有发生。
6月5日,祁麟和他的战友们难得有了向家人报平安的机会,到达一个有信号的山头,战友们都纷纷拿出手机给家里的亲人打电话报平安,等到祁麟拨通电话时,电话那头传来父亲一声低沉的声音说,祁麟,你终于来电话了,此时祁麟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疼,还没来的及开口,父亲就在电话那头说你的舅舅去世了,啊……祁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舅舅年纪才过半百,怎么会……紧接着父亲又说舅舅已经走了一个星期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祁麟沉默了许久,说父亲,我不回来了,舅舅已经走了,家里有你们我放心,只是没能在见到舅舅一面。每年的五六月份是玉树虫草采挖时期,维稳形势非常严峻。驻扎在山区的我如果离开岗位,我的工作就会分担给其他战友,尤其是发生重大的群体性事件,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也许我的离岗就会使我的战友面临更大的生命危险,所以我不能离开。请父亲代我向舅娘说声抱歉,等有假期的时候我会登门致歉,希望她能理解。简单的向父亲说明情况后,祁麟挂完电话顿时嚎啕大哭起来,任凭身边的战友怎么劝都无济于事!当驻训点的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要求祁麟马上收拾行李回家料理相关事宜,可祁麟同志哽咽着向领导说道,人已经去世了,我再回去可能也帮不了什么大忙,现如今维稳形势如此严峻,我还是和其他战友一起做好虫草驻训点的工作吧!就这样,祁麟同志在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的情况下,一直坚持着在驻训点整整坚守了29天!而这一次的决定,却是让他向他的家庭欠下了一份永远无法偿还的感情债!
在驻训结束返回支队的路上祁麟想起了和舅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起小时候舅舅每晚带他吃羊肉串,想起舅舅第一次给他过生日,上初中时在舅舅家生活了三年,一幕幕场景历历在目;自己在舅舅去世的时候都没能见他最后一面。甚至是去世后一周才知道噩耗,觉得自己有愧于舅舅的疼爱。但是想到自己是一名特警队员,特警队员的职责就是维稳处突,更多的群众需要自己去保护,一想到此,祁麟才能压下自己的那份愧疚感。事发后他常常自己安慰自己,舅舅的离去已经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而我回去后能做什么?无非就是嚎啕大哭,为舅娘徒增伤心罢了。还不如坚守在岗位上,化悲愤为力量,用另一种方式回报舅舅的疼爱。
 
值班总编夏都   责任编辑清风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