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原创 > 正文
原创 ▏腾冲碗窑:泥土浴火重生 重启了远古的味蕾
时间:2019-12-27 20:30:47    来源:中国通讯社    作者:张密    

编者按:raV中国通讯社

 raV中国通讯社

    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至洪武十五年(1382年)闰二月,为了实现国家统一,朱元璋派遣30万明军,开始入滇作战。
 
    是年九月初一日,朱元璋命颍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为左副将军,西平侯沐英为右副将军,率师30万人南征云南。朱元璋根据云南军事地理形势,亲自制定了进军云南的战略。
 
    九月二十六日,傅友德率军抵达湖广,兵分两路,从东、北两方面进攻云南。北路由都督郭英、胡海洋、陈桓等率兵5万人,由永宁(今四川叙永)趋乌撒(今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这里是云南、四川、贵州3省交界处,为当时的一个军事重地。东路由傅友德等亲率大军由辰州(今湖南沅陵)、沅州(今湖南芷江)趋贵州,进攻普定(今贵州安顺)、普安(今贵州盘县特区)……
 
微信图片_20191213160746.jpg
 
 
    云南平定后,朱元璋仍留下了大批军队驻守。为此,明军从南京等地召集了大批艺人入滇,将中原各种先进的技术传播到云南。其中,就有一批制陶艺人,专门为军队烧制军中所用陶碗和器皿。
 
    历史洇染了山河,风云沧桑了岁月。
 
    600多年之后,那些当年专门为明军制陶的艺人们,他们的后裔还在云南吗?他们现在过的还好吗……
 
微信图片_20191213160800.jpg
 
 
 
中国通讯社 记者 张 密
 
    在祖国的西南边陲,有一个美丽的地方——腾冲。这里是一本“遗落边地的汉书”。腾冲是一个以汉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地,处处可以找到中原文化的身影。在漫长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在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创造了多姿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
 
    皮影戏、土陶、油纸伞、藤编、手抄纸……截至2019年,腾冲市共有非物质文化遗产各级名录项目66项(国家级2项,省级6项,市级32项,县级26项),代表性传承人227人(国家级3人,省级14人,市级62人,县级148人)。
 
    碗窑土陶历史悠久,明朝洪武年间传入腾冲。传承至今,不仅是一种实用的生活器具,更是具有艺术价值的艺术品。
 
    碗窑土陶还沿袭着传统的制作方法,传承着传统的“窑子烧制+繁琐的手工”工序。并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就地取材,选用当地的火山有色泥制作,这也是碗窑土陶的一大特色。经过拉坯、晾晒修坯、上釉、烧制等众多步骤制作而成。
 
微信图片_20191213160737.jpg
 
 
 
秘境所至 世界为开
 
    北纬25°15´3",东经98°28´0"——腾冲市马站乡三联村碗窑寨。
 
    哲学家罗素说过:“须知人生的参差百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其实,一处景色,一座城市也是同样,多元和态度,正是大美所在。
 
    才走进碗窑寨,就看到很多人家的门前摆着各式各样的陶器,大到坛坛罐罐,小到花瓶小婉、酒杯……虽然样式万千,但无一不玲珑精致、惟妙惟肖。这里还保持着前店后厂的作坊形式,店里摆着陶器成品,后院就是制作陶器的场地。有的人家,还保留着古老的龙窑。
 
    龙窑上残旧的红砖、黢黑的焦痕、摇曳的枯草,显示着整个行业的古老和龙窑的没落。
 
    走进一家门头略显陈旧的人家,敞开的店面里摆满了各种陶器,店里没人,来的人可以随意在店里看看。喊了几声,才有个声音从后面传来。登上不高的梯子,才看到这户人家是建在缓坡上的,主人孙成宗在后面忙着修坯,两手沾着泥巴。
 
    房屋后面,也有座历史悠久的龙窑,昭示着年代和历史的久远。
 
微信图片_20191213160816.jpg
 
 
    1968年出生的孙成宗,打小就生长在碗窑寨。在他的印象里,当年周围的村庄和住户,几乎人人制陶、家家烧窑。他也是在父辈的熏陶下,从小就开始玩泥巴。那时候他年龄很小,就是觉得泥巴好玩,偶尔也跟大人捣乱,往大人做好的器皿上捏出个“耳朵”之类的小东西。每次被长辈看见,都会被吼几嗓子。
 
    十年禅茶,一壶清心。
 
    直到16岁那年,他才正式拜在父亲孙保顺的门下,正式入门学习陶艺。35年的磨砺中,他已经完全继承了父辈的手艺,而且青出于蓝,成为市级非遗传承人。
 
    进去时,孙成宗正在给菜坛子的盖子修坯。在刀片和他灵巧的双手下,一个坯子就被修得很精致。他还拿来一团泥巴开始拉坯,转眼之间,一个个漂亮的花瓶坯子就做出来了,几乎一分钟做出一个坯子。
想要成为一等一的高手,最重要的内在因素,就是心甘情愿地接受千锤百炼。
 
    看着他娴熟的动作,真是感慨艺人的匠心,感叹着“将泥巴都能玩出花”来的制陶匠人。而且,在拉坯的时候,还不影响他和我们的交谈。
 
    如今,孙成宗的父亲孙保顺已经74岁。虽然手艺传承给了儿子,但老人闲不住,没事时还是会跑过来,力所能及地做点制陶的活路。
 
    在老人眼里,一辈子制陶,他的生命已经和制陶融合在了一起。
 
微信图片_20191213161419.jpg
 
 
 
源远流长 四姓独大
 
    在时光的缝隙里展颜一笑。
 
    碗窑寨的制陶艺人们,祖先都是跟随朱元璋的南京军进入云南的。
 
    明朝洪武二十二年(公元1390年),朱元璋平定云南不久,孙、刘、蒋三姓祖先从湖南湘阴县庆善乡和大义乡,随明军来到腾冲。后来,其中的孙源和蒋道本于明朝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刘宗仕于成化十六年(公元1480年),分别从曲石碗窑坡和白家河搬迁至如今的碗窑。
 
    制陶艺人们刚进入云南时,主要为明军的军营烧制吃饭的大碗和器皿,用量非常大。所以,当孙源、蒋道本、刘宗仕迁居于此时,建起了一座座龙窑,还是以制陶为生,既烧土陶碗也烧其他生活器皿。后来,其他人家聚拢过来,逐渐成寨。
 
    所以,这个地方就被称为碗窑寨,村名延续至今。
 
    从当初的孙源到现在的孙成宗,制陶手艺已经传承了20代。孙、蒋、刘三姓的后裔,也曾多方考证:当年的祖先们,迁居于此后,主要做哪些类型的陶器呢?
 
微信图片_20191213161424.jpg
 
 
    在生活富足的时光里,艰难的岁月会很容易被遗忘。但是,三姓后裔却始终寻找着祖先的踪迹,一点点还原着家族的历史和制陶的手艺。
 
    经过考察土窑遗址,后人们逐渐揣摩出来了脉络:先祖们刚到碗窑时,生产的土陶款式多样,有碗、碟、缸、坛、罐、瓮等几十种,以草木灰为釉,多以红土(紫土)彩画花纹为饰。
 
    当时,蒋、刘二姓专做大件,孙姓做小件,后有胡姓做砂锅和土头(烟嘴)。所以,后世才有了“蒋家蒋大瓮,刘家刘大坛,孙家孙小瓯,胡家胡土头”的说法。
 
    漫步时间回廊,岁月如沙。
 
    数百年来,碗窑土陶出现过很多能工巧匠,但由于历史变迁等原因,无法全部记载下来。
 
    好在现在留下来的很多古窑遗址,隐约还能探索陶艺的传承脉络。如曲石碗窑坡土窑、地基坡头土窑、后龙井土窑、王家窑、孙家小巷窑、刘家井土窑、蒋家井土窑等遗址……
 
    这些龙窑的遗址,让碗窑寨的后人们,大致能分辨出来祖先们当年的土陶款式和花样、泥巴的选择与配制、釉料等,探索出祖先们的很多经验和方法。
 
    数十年来,碗窑寨的后人们,为了整理和记录土陶历史及人物,不断考察遗址、访问民间老人、整理历代传说,将碗窑土陶发展历史和历史人物有了粗略了解。
 
微信图片_20191213161442.jpg
 
 
 
欲知大道 必先为史
 
    截取一段空间,还原制陶人悠远的历史传承。
 
    就拿孙家来说,当年,孙姓祖人孙源以做土陶小件出名,产品有碗、碟、盆、盅、杯、瓯等。于明朝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从曲石碗窑坡搬迁到碗窑地基坡头后,带领五个儿子,主要做碗,才有了“孙家孙小瓯”的说法。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种精神让人泪流满面,也总有一种力量让人奋勇向前。
 
    当时的碗窑寨,也成为当时滇西最著名的土陶生产地。产出的陶器,远销滇西各地和邻近的缅甸。 
 
    乾隆年间,孙源第十一代孙孙铭奇带领他的三个儿子,在龙井窑承父业以制陶为生。
 
    被窝以外的地方都叫远方,手臂触摸不到的地方都叫他乡……
 
    即便身在他乡,孙氏一族依然砥砺着制陶手艺,并把这门手艺做到极致。
 
 
    孙氏家谱记载,当年,他们已能用氧化铝做原料彩画土陶,制作的土陶产品多样,样式各异。因造型独特,销往各地,加大了碗窑土陶的影响力。
 
    峰林常在,峡谷依旧。
 
    到了清末,孙正春和孙学云以做笔筒、茶壶、砚台和各种当时的创意产品(如双胞瓶、桶)等闻名。后人传言,孙学云在当时参加保山举办的土陶制作大赛时,还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后有孙治国承父业,成为孙姓中碗做的最好的土陶艺人。 
 
    至民国年间,孙氏后裔孙如信、孙治全、孙治云,以做土陶花瓶、香炉和灯台等闻名四方,现在民间还有人收藏他们的陶制品。 
 
    孙铭奇后人孙保顺,在建国后曾参与成立三联村综合厂,是厂里土陶生产线的主要负责人。他的手艺精湛,管理得当,不断发掘优秀的土陶艺人并带入综合厂。
 
    之后,孙保顺又配合厂长引进外面的新工艺、新技术、新设备,不断改进和开发土陶工艺,为综合厂的繁荣做出了重大贡献,是村里很敬重的老人。
 
    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
 
    他制作土陶60年,到现在还没有停止传承和发扬碗窑土陶的步伐。
 
    数年前,孙宝顺及其长子孙成宗先后被被评为“土陶制作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如今,祖孙三代做陶,立志将碗窑土陶发扬光大,永远传承下去。 
 
    综合厂时期,孙氏家族中有孙如敏、孙治雄、孙治铭、孙治本、孙如怀、孙治国、孙如美等,都是三联村综合厂里较好的土陶艺人,多次获奖,为综合厂的繁荣做出过重大贡献。
 
微信图片_20191213161502.jpg
 
 
 
十年禅茶 一壶清心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座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这是明朝开国功臣刘伯温的一首小诗。
 
    现在的云贵,虽然还不能说赛过江南,但也不亚于江南多少了。中国有个“坐吃山空”的成语,但在云贵一代,是“坐吃山不空”,因为这里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这里,有着他们制陶的最好原料——火山泥。
 
    火山泥,是时间和自然送给这些手艺人最好的礼物;也使他们代代居住于此,钻研此道,并成为一代匠人。
 
    阅历的广度、经历的厚度、沧桑的深度、悟性的高度,也决定着成熟的程度。
 
    如今,坚守在碗窑的制陶艺人们,都坚守着祖先们的初心,用大自然赐予的泥巴,浴火重生,开启了人们最远古的味蕾。
 
    熟悉的城市,陌生的雨……
 
    活在一个快的时代,想喝上一口慢汤,确实是一件奢侈的事。
 
    用陶罐来熬一罐喜欢喝的鸡汤,用陶碗一点点还原着食物最原始的味道,让味蕾在原始的器皿中慢慢绽放,就显得更奢侈了。
 
    这,也是近年来陶制品越来越受欢迎的根本原因。
 
    平凡的泥土浴火重生,带给人类一件件烹调的神器。
 
    在中国,陶器制作使用的历史,已经超过五千年。
 
 
    时至如今,制陶艺人们有些已经改用电炉或者燃气炉,代替了古老的龙窑来烧纸陶器。相对来说,这些炉具能提高制陶的成品率。但是,孙成宗还是喜欢用龙窑来烧制陶器,喜欢品味祖先当年的烧制流程和工艺。
 
    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人也更喜欢陶制的花瓶等艺术品。孙成宗的陶制品,也跟随着时代的需要,让泥土浴火重生,将一件件造型独特的工艺品烧制出来。
 
    孙成宗有两个儿子,一个在腾冲的非遗一条街开了店铺,售卖陶制品;也通过电商,将商品卖向全国。现在,不少游客也会上门来挑选喜欢的陶器,有些也会定制一些自己喜欢的陶器。
 
    时间,不一定能证明许多东西,但一定会看透许多东西。
 
    时至如今,土与火的结合幻化的神奇器皿,依然在滇西大地以至于全国,越来越受欢迎。
 
    碗窑,一个你不得不来的地方。
 
    (本文图片由@行者马健拍摄)
 
 
值班总编:牧歌
值班副总编:王承泽
责任编辑:张念炜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