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访谈 > 正文
吴战瑞:我们这代青藏公路人
时间:2021-07-06 00:07:32    来源:中国通讯社    作者:保积来 张丹丹 谭丽    
   中国通讯社青海讯(记者 保积来 通讯员 张丹丹 谭丽)1937公里,联通着青藏两省,千里青藏公路作为中国公路史上的丰碑,七十多年来,一代代青藏公路人传承“两路”精神,从“开路”到“护路”,用自己的青春为三省通衢做着贡献,他们奉献青春又奉献子孙,日复一日,以路为家,甘当路石。
1964年吴战瑞作为援藏工从甘肃省民勤县来到了格尔木,这一待就是58年,如今80岁的他回忆起22岁时初来格尔木那段艰苦奋斗的日子依旧热泪盈眶。“到了这个地方就踏上工作,对这里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不知道青藏公路是什么样的,养路是什么样的,那时候的路本身就没有成型,就是一个简易路,你说它是路也是路,但是那个路条件很差,纯粹不成形。”青海省格尔木公路总段退休职工吴战瑞向我们讲述着。
那个年代,为响应国家号召,许多像吴战瑞一样的年轻人来到格尔木来到青海省格尔木公路总段,他们既是工作又是建设国家,既是护路又是修路。吴战瑞说:“我们来的时候都是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我们为了国防,为了祖国,为了西南边防,有责任把这个路养好,把我们的西藏北大门给守好。”
有路又不像路,能走却又过不去,在那个人员和物资极其匮乏的年代,吴战瑞除了护路修路,还要充当装卸工,交通指挥员……为了帮助进藏车运送物资,那段艰苦的日子里他常需要时时转换身份。“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路通不过去,我们就是挖、平、填,也要把路填起来、把路挖开、把路平上,才能让这个车通过。为什么说是装卸工?这个路都是翻浆路,车随时随地都会陷到泥坑里,车走不了车上的货就需要道班工把货卸下来,然后想办法把这个车推出去,过去之后再把货给司机装上,所以这个填路的时候我们就是修路工,走车的时候又是装卸工。”吴战瑞说。
“到了五道梁,哭爹又叫娘”在海拔4415米的五道梁,吴战瑞留下了15年的青春,十五年里他始终勤勤恳恳干工作,用筐子、担子、背篼、手推车、架子车、牦牛车、手扶车、农用车一步一步“爬”着保障青藏公路运行。回忆在五道梁的15年,吴战瑞告诉我们在1965年秋天到1966年之间格尔木通唐古拉路段,因为连下几十天雨该路段的所有木桥基本都冲断损毁,在紧急抢修的一个工区里他差点掉到洪水里淹死。
1954年青藏公路全线通车,1964年青海省察汗乌苏养路总段成立,1966年从都兰迁至格尔木改称青海省格尔木养路总段,1986年改称格尔木公路总段。数十年来,一代代养路工人深深扎根这片土地,用自己的双手延续着青藏公路的安全与畅通。吴战瑞说:“我们这一代人就是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还献子孙!像我们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现在马上发展到第四代了,还有一些在我们前边就来建设发展的,他们比我们还要艰苦,他们不但奉献自己的青春,还奉献了生命,现在的这些都是当时的苦换来的。那个时候也觉得后悔,但是现在很高兴。我们自己把路修好,在自己修的路上跑车,真是很自豪!”
“两路”精神就像接力棒,在一代又一代养路工人手中传递着,延续着奋斗与拼搏。1964年,吴战瑞只身一人从甘肃来到青海,从血气方刚的少年变成鬓角染霜的老人,经历了那个年代的苦,也看到这个时代的甜。吴战瑞说:“在格尔木这么多年,怎样也想不到曾经那么艰苦的地方能有今天的发展,还能享受这样的生活,真是想都不敢想,梦都不敢梦,短短的几十年真了不起啊,我们国家确实是了不起。”
 

                                                                                                   值班总编 夏都   责任编辑 清风 gdC中国通讯社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