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原创 > 正文
原创 ▏保山:打造生态旅游 将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上)
观鸟篇:生态天堂 人文渊薮
时间:2019-12-25 13:11:28    来源:中国通讯社    作者:张密    

     编者按:yuH中国通讯社

 yuH中国通讯社

    高黎贡山北起青藏高原,南达中南半岛的缅甸境内,横亘在中国的西部,绵延600余公里,地势北高南低,高差达3000多米。这些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得高黎贡山犹如一座巨大的桥梁,成为野生动物南北过渡的走廊和第三纪、第四纪冰川期中野生动植物的“避难所”,形成了动植物种属复杂、新老兼备、南北过渡、东西交汇的格局。
 
    因此,高黎贡山生物多样性的特点十分突出,有世界物种基因库、世界自然博物馆、哺乳动物发源地、雉类和鹛类的乐园之称。20世纪初就引起世界各地著名学者和专家的瞩目。中国科学院生物多样性委员会将其列为“具有国际意义的陆地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和重要模式标本产地”。
 
微信图片_20191223104130.jpg
 
 
    同时,高黎贡山历史文化沉淀丰厚,民族文化多种多样。考古证明,早在四千多年前,这里就有原始人类生活,至今仍有10多种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他们各自不同的文化风俗,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
 
    高黎贡山还是中国内陆通往东南亚和印度的咽喉要道,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保存有完整的南方丝绸古道、烽火台、战坑、碉堡等遗迹,并是古战场及滇西抗日主战场的遗迹。高黎贡山就像是一本巨大的“书架”,一面呈现着自然,另一面呈列着文化。所以,这里被称为“人类的双面书架”,也有“大地的缝合线”、“生命的避难所”、“世界物种基因库”之称。
 
微信图片_20191223102900.jpg
 
 
中国通讯社 记者 张 密
 
    近年来,保山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牢固树立和坚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紧紧围绕云南省委、省政府对保山提出建设“山水田园城市、历史文化名城、开放创新之城”的现代化大城市目标定位,以高黎贡山为重点,积极践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永续发展大计,持续探索保护自然与旅游扶贫深度融合的发展模式,持续推动“世界高黎贡山·世界自然遗产”保山旅游品牌走出去。
 
    为此,冬至时节,保山举办了主题为“探秘高黎贡·邂逅明星鸟”的高黎贡山国际观鸟周活动。在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支持下,云南省生态环境厅、省林业和草原局以及保山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各承办单位紧密配合、共同协作,将本次国际观鸟周活动规格推上新高度。
 
    观鸟周上还邀请7位中外专家,开展了生态旅游对话;讲述了生态扶贫故事,发布了高黎贡山生物多样性保护倡议;组织了“高黎贡山杯”国际观鸟摄影对抗赛、高黎贡山航拍大赛、“美丽高黎贡山”征文比赛、“高黎贡山鸟类与我的生活”绘画比赛等赛事;并将“美丽高黎贡山”征文比赛和“高黎贡山鸟类与我的生活”绘画比赛优秀作品进行了展示,活动内容丰富多彩,效果更加显著。
 
微信图片_20191223102915.jpg
 
 
    观鸟篇:生态天堂 人文渊薮
 
    高黎贡山在世界生物学界一直是个十分引人注目的地区,被誉为“天然生物博物馆”。
 
    目前,高黎贡山地区有兽类100余种,鸟类500余种,昆虫2000余种。有印支虎、羚牛、金钱豹、云豹、白眉长臂猿、蜂猴、白尾梢虹雉等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动物80余种。
 
    而高黎贡山生物圈保护区就位于云南省西部的保山市、怒江州、德宏州,是个以保护珍稀动植物资源及其生态系统为主要对象的保护区,是南北动植物交流集结的通道和东西过渡的纽带,有高等植物1700多种。
 
    今年观鸟周的主要举办地,依然设在百花岭。这里紧靠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山高林密,动物云集。这里是西南丝绸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是70多年前滇西抗日的一个重要战场,历史积淀深厚。
 
微信图片_20191221211431.jpg
 
 
 
    稳坐寂寞  静看繁华
 
    北纬25°18´18",东经98°47´43"——保山市隆阳区芒宽乡百花岭。
 
    走在寂静的山林里,古木森森,百鸟婉转。如同走进了一条时光隧道,走进了远古时期的高黎贡山,空山沉寂,只闻鸟鸣,不见鸟踪。
 
    站在山坡上,放眼远处,绿意舒卷,流水潺潺;远近的鸟鸣,就在山谷里回荡。
 
    此地自古多鸟,眼下正是观鸟世界,但满山的空寂中,既不见鸟踪,连观鸟的人也看不见。
 
    漫步时间回廊,岁月如沙。
 
微信图片_20191223102531.jpg
 
 
    贫寒年代,附近群众缺乏爱鸟护鸟意识,多是来山上打鸟吃鸟。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爱鸟护鸟意识的提高,逐渐有喜欢观鸟的外地人、外国人进山搜寻鸟的踪迹。因为人生地疏,就请当地人带路,寻找鸟群密集的地方观鸟、拍摄,临走赠与一定费用。随着外来观鸟人群的逐渐增多,就催生了本地的一个产业——“鸟导”。
 
    这些群众专门给外来观鸟的人当向导,简称“鸟导”。从当时的带路一次给20元向导费,逐渐上涨到现在的300元—800元不等(带一车人野拍),观鸟塘的观鸟机位费用每个是60元。当地群众尝到了观鸟甜头,于是逐渐改变想法,慢慢地从以前的猎鸟,到现在的爱鸟护鸟。
 
    在一些鸟群的栖息点,群众还专门开设了水塘,摆放些鸟儿爱吃的米粒苞谷和水果,这些鸟儿的觅食点,简称鸟塘。
 
微信图片_20191223102612.jpg
 
 
    每年10月份到来年4月份的半年时间里,来高黎贡山观鸟的个人和团队,就络绎不绝来到百花岭。聚集在各个鸟塘旁边,观鸟、拍鸟,享受人与自然的和谐与宁静,享受大自然的恩赐。
 
    照顾这些鸟塘,也需要极大的耐心。
 
    考虑到鸟儿“口味”不同,还要“荤素搭配”地投放各种饵料,以吸引更多鸟群来鸟塘边聚集、嬉戏。一旦鸟儿们不喜欢哪个鸟塘了,就少来或者不来了,到处飞着去寻找更合适的鸟塘嬉戏。
 
    所以,要照顾好一个鸟塘,比照顾个调皮的孩子还要费心费力。
 
微信图片_20191223104353.jpg
 
 
    在时光的缝隙里展颜一笑。
 
    随着爱鸟之风的盛行,现在是哪个鸟塘边出现的“明星鸟”多,哪个鸟塘的生意就红火。
 
    因为鸟塘边的位置有限,观鸟季节,就连鸟塘边的位置都需要预定才行;有些好的观鸟点,往往“一位难求”。为了看到喜欢的鸟类,不少观鸟者还会因为“观鸟位”发生小摩擦。
 
    其实,一辈子是场修行;短的是旅途,长的是人生。
 
    旅途中,无数人的脚步和目光,就是瞄着百花岭的鸟儿们来的。
 
    有些来自北方的爱好者,更是在观鸟季节留恋踟躇,数月不去,在观鸟的同时也借以“躲冬”。在温暖的云南度过寒冬,等来年北方春暖花开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微信图片_20191223104342.jpg
 
 
 
    行云流水 华而不争
 
    时光,让百花岭变得越来越美好。
 
    沧桑的历史被沉淀进岁月深处,温情的时光正在蔓延,滋润养护着这片神奇的山脉和土地。
 
    站在山坡的转弯处,视野内仍是松涛隐隐,鸟鸣委婉。
 
    转过头,看到路边有块“32号观景点”的牌子,只有便道隐约。蹑足而下,看到便道尽头搭建起来一个桶子状的棚子,上面覆盖着黑色的遮荫网,一时不知道是个什么所在。再下去,才看到在这个拐角处的棚子下面,居然“埋伏着一群手持长枪大炮”的人,不禁莞尔—笑—他们太像埋伏在战壕里的战士了。
 
微信图片_20191223104404.jpg
2.jpg
 
 
    这才明白之前在山道上,为啥没看到观鸟的人。原来,他们已经埋伏在各个观鸟点,静候着鸟儿们光临了。
 
    这些就是前来观鸟的各路“大仙”,每人把着最好的观鸟位置。沉重的三脚架上,架着安装有长镜头的专业相机,搭眼看去就知道价格不菲。而且,每个长镜头上都套着迷彩外套,一是防尘,二是一种与自然和谐的统一,免得惊到前来嬉戏的鸟儿们。
 
    对于身后轻微的脚步声,他们充耳不闻;靠近山边的地方,放着一堆堆的双肩包和各种相机包,里面还有他们其他的设备。他们的目光,都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垂在眼前的遮荫网外面的水塘,一旦有鸟儿们来戏水,整个“战壕”里就响起一阵细碎的快拍的“啪啪”声。
 
    听这种快拍的声音多了,以至于在某些时候的合影时,听到相机的快拍声,都以为这是“拍鸟”的声音。
 
    对于他们来说,“两耳不闻壕外事,一心只在此山中”。眼前最能勾魂的,就是那些倏忽而来、转瞬即去的鸟影。眼前飘忽的精灵,就是他们要捕捉的瞬间。
 
    这一刻,周围的山色树木是自然的一部分;久坐静坐的他们,也融化成了自然的一部分;只有那些五颜六色的鸟儿,才是灵动的自然,自然的灵动。也只有这一刻,这些来自全国各地、世界各地的从事着、从事过不同职业的人,才能心无挂碍地融化在大自然里。
 
    此时,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能更多地捕捉到这些小精灵们更多精彩的瞬间。
 
微信图片_20191224135649.jpg
 
 
    在这里,他们忘却了疲惫和饥饿,就连去几步之遥的简易茅房里如厕,都是来去匆匆,甚至拎着裤子快步冲回来,舍不得漏缺一刻精彩的瞬间。
 
    当然,他们也很讨厌此时响起的手机铃声。在这里,不用任何人交待,坐下来时所有的手机都调整到震动和静音状态;一旦哪个手机响起来,立马会招来一片能杀死人的目光。那个忘记关手机铃声的人,就会很尴尬地立马按掉手机。
 
    “鸟儿不等人,只有人等鸟;因为鸟是活的,人才是死的。”这句看似不通顺的话,却是观鸟人的一句口头禅。
 
    为了拍到心仪的照片,他们不眠不休。就连午饭都是所住的农家乐或者民宿的人悄悄送上来,随便扒拉几口饭时,目光也是盯着外面的一方水塘。一旦看到“明星鸟”飞过来,立马将饭放在身后,双手立马娴熟地握住相机。
 
    等若干时间再回头找饭盒时,已经茶凉饭冷。
 
    汲天地灵气,凝岁月精华,百花岭开放而时尚、沉寂而美好。
 
    寂静的鸟塘边的观鸟点上,也会有哪个人的嘴角,不经意地流露出一抹笑容,那一定是拍到了某张满意的照片。有时候,那抹无声的笑,也会显得有些诡异,但拍摄者的心里却是很得意。
 
微信图片_20191224135833.jpg
 
 
 
    秘境所至 世界为开
 
    岁月离失,淡了一季温暖;红尘落寞,碎了一世柔情。
 
    32岁的张绍留自小就生活在百花岭,少年时代也参与过上树摸蛋、下网套鸟的勾当。在他成长的过程中,高黎贡山的鸟群们,还是给他提供了不少能量。
 
    后来,逐渐有一些美国的、台湾的人来这里看鸟,邀请他带着去山上找鸟,他也逐渐称为了当地的“鸟导”。对这些来自各地的观鸟爱好者和爱鸟达人,当地有个通俗的说法——“鸟人”。对观鸟爱好者来说,“鸟人”这个简称倒是也算贴切。
 
    小时候,张绍留只关心自己的肚子,打鸟也只捡个头大的鸟打;至于那些小鸟雀,都不够塞牙缝的,自然不屑一顾。那时候,他只想着自己吃啥,从不考虑鸟儿们吃啥;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即便不考虑自己吃啥,也要琢磨着鸟儿们吃啥。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微信图片_20191223102531.jpg
 
 
    因为他一直琢磨鸟儿们爱吃啥,一直精心投放鸟儿们爱吃的食物,还做到“荤素搭配”,所以他的鸟塘来的鸟儿们特别多,来观鸟的人也都是排着队。就今年来说,血雀、银耳相思鸟、斑胸钩嘴鹃、白尾梢虹雉、剑嘴鹛、金色雕枭……还是频频来光顾他的鸟塘,让他的鸟塘边人满为患。
 
    对张绍留来说,从每年过来的“鸟人”群里,他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老“鸟人”,哪些是新“鸟人”。
 
    对老“鸟人”来说,他从不做过多的交待,老“鸟人”们也只关心今年新来了哪些鸟。但对新“鸟人”来说,他都是要交待一番进山的禁忌:进山防火是第一项要紧的事;动作轻、声音小是第二件;第三件就是不要穿鲜艳的衣服。
 
    因为鸟儿和公牛一样,都怕鲜艳的衣服尤其是红色衣服:公牛看见红色的衣服可以疯狂,鸟儿们看见红色的衣服,也会逃之夭夭,再不会来光顾……
 
在观鸟的大军中,也不乏一些专家和各种鸟类协会的人。
 
微信图片_20191220222628.jpg
 
 
    对他们来说,通过观鸟可以进一步亲近自然、放松身心、强身健体;同时,在观鸟过程中完成的观鸟记录,还可以为鸟类学基础研究,搜集必要数据;通过观鸟,还可以在不影响自然环境的前提下,为一些经济欠发达的鸟类栖息地,提供一定的经济收入。
 
    历史洇染了山脉,岁月成就了自然。
 
    近年来,百花岭成为众多爱鸟、赏鸟、拍鸟人趋之若鹜之地,被誉为“中国观鸟的金三角地带”和“摄友飙鸟的五星级胜地”。
 
    目前,周边的8个小组中,有1个小组开展了观鸟拍鸟的相关业务。多达近300余种鸟类,在此繁衍生息,倍受拍客们的喜爱。
 
    有些“鸟明星”,像剑嘴鹛、绿喉蜂虎、栗头地莺、金色林鸲、环颈山鹧鸪、酒红朱雀和血雀等明星鸟,更成为拍客们的宠爱。
 
    百花岭,一个留鸟、候鸟和旅鸟每年光顾的地方,已逐渐成为旅游目的地必到的“打卡地”。
 
 
值班总编:牧歌
值班副总编:王承泽
责任编辑:张念炜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点击排行